糖愛

動作冒險

動作冒險電影:極速地下鐵影評 地鐵影評 地鐵殺機影評 地鐵驚魂影評

影片耗資超過70億韓元,是2003年的韓國動作大片,號稱韓國版的《生死時速》。
  ——“一切都已過去,剩下的隻有回憶……”
  凱的聲音畫外傳來,平靜淡然。
  一如“糖”的隱喻:溫柔甜蜜味道置於舌尖,百轉千回之後終要逝去,或留一抹溫存於唇齒,是多年後隱約的影像,止步於記憶的門裏……
  凱於吉、吉於凱,究竟誰是誰的夢?還是各在彼此夢中,彼夢此夢此夢彼夢?抑或凱本就無所來去,是上帝置於世間的一個命題,是或你或我或誰的“偶然”——“一切都已過去,剩下的隻有回憶;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做的,是找出這些回憶的主人,找到一條通往他內心深處的道路……”
  然後呢?是結果還是沒有答案?
  “……找到一條通往他內心深處的道路,並且愛上他”——因為愛,她是他飛出舊繭的路——因為愛,誰成為誰的出口、誰成全誰的路、誰打開誰的鎖?
  吉曾是一名出色的幹探,在一次保護政要的行動中不但失去愛人,更發現自己的上司是一個貪汙集團的主腦人物。自此以後,吉選擇了在地鐵警區工作——手裏一支不再燃起的煙,忘記了笑容——直到某天,凱出現……
  ……
  緊張或寂寞時吉喜歡拿一支煙,卻從不燃起——在凱製造的“偶遇”中,吉的煙拒絕了迎麵而來凱的火機。
  凱的手漂亮靈巧——凱不是偷兒,她以自己的方式好奇的找尋各人的回憶——除了花花綠綠的錢紙,大概錢包是放了最多心事的地方吧。
  地鐵站,凱魔術般變一粒糖放入口中——那是她鍾愛的遊戲——凱要找出這一段回憶的主人,凱走進吉的生活——固執的、自我的、獨自——如異麵相交的兩條線。
  ……
  吉的房間滿布蛛網,牆上貼著的無塵的凶手圖片說明這不是無人駐紮的房間。或許吉就把自己當作了一隻飛蛾,撲向蛛網,義無反顧。桌上滿滿的仙人球們雖落了塵卻仍是頑強的生長,旺盛的刺臂伸張著,無法靠近——在被凱收拾幹淨的房間,吉拿起其中一盆“沒人能靠近我”!自語的吉如他手中未燃的煙一樣孤獨。
  如此生硬冷峻的隱喻並沒有讓人發厭,那沉溺於此的堅固的疼痛越發清晰起來。
  ……
  熙攘的街道,繚亂的霓虹,微涼的夜風,空蕩的頂樓,一切喧囂踩在腳下,人卻終是寂寞。一組搖曳的夢幻,是吉心中最不願觸碰的痛——曾經,這條置於頂樓的長凳彼端坐著他甜蜜的愛人,如今一切依舊人卻成空——一個人,煙,仍是不燃的;凱蕩腳坐在彼端,是曾經她的位置,手邊是之前吉離開時留下的空酒罐——“真是笨,生活沒那麽複雜的……”——一個人,凱隨手剝一顆糖,放入口中它便融化了,甜香開始蔓延——
  ……
  老探長警告吉不要插手這次任務,吉轉身離開,抬起左手的斷指“你知道我從不保證任何事”——背影孤單卻堅定。
  記憶的密封袋總是在不經意間被撕開——
  “不要抽煙!”
  “嗬~可是執行任務我會緊張啊。”
  “除非我給你點火。”
  ……
  “吉,承諾和法律在危急時刻最重要。”
  ……
  倒在血泊中的她。
  ……
  一節被切掉的他的手指。
  ——自縛於往事的網,吉不願破繭。
  “每個人都有不能忘記的回憶……生命不是那麽複雜,一個甜蜜的回憶就夠了”,凱是吉的鑰匙,教給吉如何去剝開糖紙,體會“糖”的意義。
  這是沒有主客的命題——初遇,吉的煙拒絕了凱遞上的火;尾聲,吉要凱為他點煙火卻不肯燃了——或許這就是注定,注定的發生、注定的結束,發生的相遇、結束的無果——因為沒有主客,“故事”就成了人生某種際遇的“通解”。這或就是白雲鶴的暗喻,糖也好、煙也罷,對人生的某種態度吧。
  生死關頭,吉將凱銬在生的一邊,獨自去麵對死亡——遠去的車廂門口,吉倚門而立,從口袋中掏出自己的火機慢慢點上很久不曾燃起的煙……“即使有事發生,我也希望你比我活得更久”,凱的話是吉走向天堂時的糖,盡管短暫,卻甜蜜溫馨,天堂的吉也將重新學會微笑。
  吉的犧牲拯救了車廂裏其他的人,當所有人帶著劫後餘生的激動湧出地鐵,紅衣的凱最後一個走出,漠然著獨立門口。逃脫死神之手的市民與親人們緊緊相擁,假惺惺的市長助理忙著麵對鏡頭大談自己車廂中的臨危不懼英勇機智——凱,淡淡的轉身走開——身後的一切已與她無關。
  “最後一切都會消失,剩下的隻有記憶。生命並不複雜,他的微笑又出現了……有一個甜蜜的回憶就夠了”。
  拈一顆糖,凱認真剝開輕輕放在嘴裏,仔細融化。眼淚,沒有掉下來…… 希望本影評對您的觀影體驗有所幫助!

本站影評和劇情部分轉載自網絡,如有無意侵犯閣下之權益,請來信說明。

轉載請注明:劇情電視劇分集劇情影評 » 極速地下鐵影評 地鐵影評 地鐵殺機影評 地鐵驚魂影評 » 糖愛